航空航天
航空航天
一旦发现敌方空间武器攻击美国的卫星,指导美军未来72小时的空中和地面作战任务
航空航天 2020-01-01 15:57

Evolvement of Network-Centric Warfare陈新能未来战争样式将逐步从以平台为中心的战争向以网络为中心的方向发展,信息化战争的影子已遍及近期所有的局部战争之中。为继续保持在信息化战争中的优势地位,美国空军正在加强其在软硬件方面的信息化建设随着新军事变革的不断深入,军队的作战手段和作战方式正在向信息化方向飞速发展,信息化战争形态已经形成并正在不断发展。20世纪90年代以来所发生的几场局部战争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信息化战争的主要标志是,以情报侦察监视信息为前提,以指挥控制信息为中枢的精确打击成为赢得战争胜利的主要作战手段。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从海湾战争到伊拉克战争,其精确打击的水平不断提高,发展的基本轨迹则由单纯作战平台的精确打击向由作战平台、侦察监视和指挥控制等系统组成的网络化精确打击方向发展,由好天气、昼间和近距精确打击向全时辰、全天候、全纵深精确打击的方向发展,由打击固定目标向近实时、实时打击移动目标方向发展。海湾战争是网络中心战的雏形首先,在这场战争中,美军投入了一支包括F-117A隐身飞机在内的强大的精确打击力量。其次,首次使用了"战斧"巡航导弹和AGM-86C空射巡航导弹等远程武器系统,开创了防区外精确打击的先河。第三,首次投入使用E-8A地面监视飞机,使打击诸如"飞毛腿"导弹发射架等移动目标成为可能。第四,空间卫星开始为精确打击、拦截"飞毛腿"导弹和轰炸机远程奔袭等提供有力的信息保障,形成了空天一体化的作战态势。但这种精确打击技术,仅表现为单个打击平台的行动,即平台加精导武器,尚未形成由打击武器、航空侦察监视、天基信息系统和指挥控制中心组成的网络体系,目标信息的处理和传输慢,一般需要数天才能完成,只能打击固定目标,打击移动目标和临时出现的目标非常困难。其次,精导武器的使用量少,只占总投弹量的9%。根据信息化战争的要求,精确打击的量至少要占总投弹量的一半以上才能称得上较为成熟的信息化战争。而且海湾战争中所使用的精导武器大多是激光制导炸弹,不能全天候使用。第三,能使用精确制导炸弹的平台少。第四,卫星的作用十分有限。鉴于这些原因,1991年的海湾战争只能算作信息化战争的雏形。科索沃战争处在网络中心战的初期阶段这场战争与海湾战争相比,精确打击手段有了一定的发展,E-3、E-8和F-15E等少数飞机改装了数据链,信息传输开始形成了数字化和网络化结构,大大缩短了目标打击周期(从发现目标到实施打击的时间),由海湾战争的数小时缩短为20分钟;精导武器的使用量增多,占总投弹量的35%;开始使用由GPS制导的GBU-31"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和"战斧" 巡航导弹,具备了全天候精确打击能力;同时,空间导航卫星的作用更加突出。但所形成的网络化结构的范围很小,改装数据链的飞机数量不多,数字化、网络化程度非常有限,即便目标打击周期缩为20 分钟,也只是个别现象; 高性能的"捕食者"无人侦察机所起的作用非常有限; GBU-31只投放656枚,而且,都是由B-2A隐形轰炸机一个机种投放;EA-6B和F-16CJ等电子战飞机应变能力差,很难适应南联盟雷达采取的"接力式开机"战术。阿富汗战争是网络中心战的发展阶段首先,数据链得到了一定的普及,除F-15E外,部分F-16、AC-130攻击机和"捕食者"无人机也改装了数据链,目标打击周期的平均时间缩短为90分钟,最短的在10分钟左右。同时,"捕食者"无人攻击机首次投入战争使用,该机可用所携反坦克导弹实时攻击目标。由于广泛使用 "捕食者"和 "全球鹰"高性能无人侦察机,打击临时出现目标的能力明显提高。第二,精确打击比重不断增大。精确制导武器弹药的使用率已超过常规武器弹药,上升到近60%,并大量使用卫星制导炸弹, GBU-31的使用量超过5000枚,而且该型弹的载机扩大到包括B-52、F-16等机型。第三, 精确打击的范围更为广泛。第四,指挥控制信息传输率大幅度跃升。在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参战人数为60万人,拥有的卫星通信容量仅为80兆比特/秒;阿富汗战争,参战人数仅为1万人,但拥有的卫星通信容量已高达500兆比特/秒。阿富汗战争中,在美本土能够通过卫星通信近实时地看到战场传来的电视图像。但网络化攻击的自主性还不十分强,如B-52在打击临时出现的关键目标时,须依靠地面特种部队和卫星通信的支持。无人攻击机的数量和作用都非常有限。情报侦察系统还不够精确,误炸友军现象时有发生,因此,阿富汗战争的网络中心战能力与科索沃战争相比,虽向前进了一步,但离成熟尚有一定的距离。精确打击和心理战手段并重的伊拉克战争伊拉克战争是迄今为止信息化程度最高的一场战争,战争中,美军使用的信息化装备发生了质的提高。首先,使用了战前刚改造完毕的在沙特和卡塔尔的两个一体化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这两个中心的网络化程度已达到了67%,能有效与海军、陆军、陆战队等军种的空中力量实施一体化的联合作战。其次,空中作战平台的信息化程度比以前任何战争都高。参战的作战飞机都具有发射精确制导武器的能力。第三,"捕食者"无人攻击机全面投入使用。第四,卫星通信能力明显加强。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美军卫星通信信道宽度增加到783兆比特。第五,使用高效能的无人侦察机RQ-4A"全球鹰"。 美军网络中心战能力增强还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反应能力快,使紧急改变作战计划成为可能 这可从3月20 日美军发动的"斩首"行动上得到反映。执行该任务的两架F-117A的机组人员在行动前2小时,才接到攻击任务,反应速度为历次局部战争中所罕见。攻击的灵活性、实时性空前提高,有效打击临时出现的目标 战争中,美军空中力量所打击的目标中,约有150多个是临时出现的紧急目标;从发现目标到实施打击的平均时间为45分钟,最快的情况只有12分钟。联合作战能力空前提高,形成了陆、海、空、陆战队和特种部队的一体战 在这次战争中,美军在卡塔尔建立了三军联合指挥部,并与各军种的指挥中心联网。美空军的部分作战飞机与美陆、海军的作战部队建立起了直接的联系。攻击敌指挥网络的能力明显加强,战争效益高 美军改进了EC-130和RC-135电子战飞机,使其成为实施网络攻击的主力。心理战的作用凸现,加速战争的进程 心理战的作用在伊拉克战争中已上升为主要作战手段,与精确打击手段一同影响战争的进程和结果。网络中心战的未来发展分两个阶段随着信息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信息化战争形态还将继续发展,总的趋势是战争的信息化特征将越来越突出,大体分两个阶段。在近期,网络中心战将进一步加强,实时的精确打击能力进一步提高。根据美军的发展目标,从发现目标到打击目标的平均周期时间将缩短至10分钟以内,使对手的关键目标没有藏身之处。为此,美军当前正在大力发展信息化武器装备。在远期,网络战、情报战和心理战等信息战将转为战争的主要手段。为此,美军正在进行积极的准备,在硬件方面,美军目前正大力发展针对敌防空网络体系的攻击技术,以瘫痪敌防空体系;发展通信链的干扰技术,以破坏敌人战略计划的制定;发展病毒武器或逻辑炸弹等技术,以破坏敌方的指挥通信网络;发展微波武器、石墨炸弹、脉冲炸弹等新概念武器,攻击敌方的电子网络系统。美空军发展信息化的新举措伊拉克战争的实践,使美国空军深深认识到,依靠信息化的全面优势,能以较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赢得战争的胜利。美空军目前虽是当今世界信息化作战能力最强的一支空中力量,但距完全信息化还有一定的距离。例如:在伊拉克战争中,"斩首"行动没有击毙萨达姆;误伤平民事件频频发生;联军间的误伤比任何一次局部战争都严重。为此,在伊拉克战争后,美空军将继续加强信息化建设,发展重点将放在进一步发展和完善由作战平台,情报、侦察、监视系统和指挥控制系统组成的网络中心战能力上。 完成非隐身战斗机向新型隐身战斗机的过渡F/A-22和F-35两种隐身飞机是美空军21 世纪装备发展的重点。美空军对F/A-22型机的最新需求数量是力争381架(10个航空航天远征部队,按每一个远征部队配备一个F/A-22型机中队计算),确保295架,计划在2005年开始投入使用。美空军对F-35型机需求数量是1800架(基于1对1替换F-16型机),计划于2008年开始投入使用。 加速发展无人作战飞机随着无人机技术的不断发展,无人作战飞机的用途将越来越广泛,将可用于防空火力压制、反坦克、反弹道导弹和电子压制、干扰等,因此,在伊拉克战争后,美空军将发展无人作战飞机作为其装备发展的重要内容,除进一步完善"捕食者"无人攻击机,提高其作战效能外,主要是加快发展X-45无人作战飞机。 提高现役飞机的信息化作战能力由于美空军的F-15、F-16等主力战机的后继机F/A-22和F-35即将投入使用,因此,美空军未来一个时期战机信息化改装的重点是放在重型轰炸机上面,究其原因,一是轰炸机的使用寿命还很长,短期内没有后继机接替。二是轰炸机在反恐战争中的作用十分突出,不仅能实施防区外战略打击,而且能完成近距支援。三是轰炸机载弹量大,震慑作用突出。 提高精确轰炸的精度伊拉克战争中,美英联军大量使用卫星制导的武器,共8756枚,占所投放的精导武器的44%,首次超过激光炸弹的投放量,因此,导航卫星在伊拉克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提高导航卫星的干扰能力,提高打击的精度,美空军主要采取三项措施,首先是加快部署第三代导航卫星。其次是发展性能更为优越的GPSⅢ型导航卫星,计划于2010年投入使用。第三是改进"联合直接攻击弹药" 提高打击的实时性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空中打击的实时性比已往任何一次局部战争都高,但仍不能满足美军的作战需求。为此,美空军将进一步加强通信指挥能力的建设。一是对所有主要战机改装数据链。二是发展E-10"多传感器指挥控制飞机"。 三是将新型KC-767空中加油机改装成通信网络中继站,提高网络通信能力。 提高网络攻击能力攻击敌网络是一种软杀伤手段,其军事优势十分突出,还可以达成政治目的,不使冲突升级。目前,为在未来军事冲突中占据主动,美空军正加紧发展进攻性信息攻击技术,包括防空体系攻击技术和通信链的干扰技术。此外,美军还在健全和发展"软"件系统,首先是健全机构。2002年10月,美军航天司令部与战略司令部合并后,美军的网络攻击任务已明确由战略司令部总负责。各大司令部分别成立"特种技术行动分队",即网络攻击部队,其任务是将传统的战争与信息战、心理战和其他特种行动结合起来。其次,制定信息战理论。目前,美军正式颁发了"联合信息战条令",规定了美军攻防信息作战的原则,并将信息战正式列为军事战术。随着上述准备工作完成后,美军认为,战争样式将逐步从以平台为中心的战争向以"电脑网络"为中心的战争方向发展,可通过信息化战争,来赢得战争的胜利,具体设想是:未来当美国受到战争威胁时,其可不必立刻调谴军队,而是先将计算机病毒输入敌电话交换枢纽,造成其电话系统瘫痪;然后,使用定时计算机逻辑炸弹摧毁敌电子运输指挥系统,使敌部队和军需物资的调动陷于混乱;接着,再干扰敌指挥控制等电子信号,使敌战场指挥官接收到假命令,把敌部队调到荒山野岭,使之失去有效战斗力;同时出动干扰飞机干扰敌电台,并发动宣传攻势,造成敌方社会动荡。如此,可不费一枪一弹打赢一场战争。

基于效果作战的支持条件699aa.net,在基于效果作战思想的指导下,美军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而要实施基于效果的作战,必须具备以下基本作战优势。1.空天地综合信息系统优势在对伊作战中,美军充分利用其信息优势,部署通信卫星、指挥通信飞机、地面机动司令部和地面通信终端,为打击伊拉克提供有力的空天地一体化通信保障。充分利用卫星通信优势,构建天基通信网络美军为增加在轨通信卫星数量,分别于3月10日和4月6日发射了一颗“国防卫星通信系统”A3卫星和一颗“军事星”卫星。另外,美军还不断调整卫星配置,提高通信带宽。施里弗空军基地的“国防卫星通信系统”和“军事星”的地面控制人员按照作战需要调用两个星座内的卫星,并重新配置其转发器,为伊拉克战区内的部队提供最大的带宽。“军事星”卫星作为“国防卫星通信系统”卫星的补充,为高机动前线部队在高速抗干扰通信的环境下提供专业服务。此次对伊作战中,美军对通信的需求量大约是1991年“海湾战争”的10倍,美军用通信卫星保障能力明显不足。在最近的几个月,美国政府已与几家卫星通信公司签订合同,如“铱”星卫星通信系统、法国的“斯波特”4卫星都被征用,为美英联军提供卫星通信保障。部署指挥控制通信飞机及装备,构建空中通信网络平台美军在海湾地区部署了3个E-3预警机中队,约16架飞机。E-3飞机主要用于搜索、探测、识别和跟踪空中、陆地和海上目标,并可引导飞机实施空战。美空军约有9架E-8C“联合星”飞机分别部署在沙特和卡塔尔境内。该机主要用于发现和监视地面目标,支援地面作战行动。美军的各型作战飞机装备了机载卫星通信系统、短波、超短波通信系统。如美军RC-135V/W型侦察机具有高频、甚高频和卫星保密通信能力,能将获取的情报信息实时传送到空中或地面用户。在伊境内的美军特种作战人员能依靠移动卫星电话、定位系统等先进设备与美军指挥机构和作战飞机实时保持联系。另外美军还运用数据链系统实现情报数据实时分发。如美军改进后的U-2S侦察机装备有双向数据链,能使飞行员对空中和地面用户同时传送和接收侦察数据;“捕食者”无人侦察机能将侦察到的图像和数据通过数据链实时传送到地面控制中心。部署地面指挥通信设施及装备,构建地面指挥通信网美军于2002年10月将“机动指挥控制司令部”系统部署在卡塔尔的萨勒西亚基地。CDHQ系统包括所有作战所需要的子系统,由电力设备、办公自动化设备、计算机网络以及通信设施组成。该系统使用高速光纤骨干网,可传输语音/视频数据。CDHQ系统可与驻美本土佛罗里达州的美军中央司令部、驻科威特的美陆军指挥中心、驻沙特的美空军、驻巴林的美海军及海军陆战队建立24小时连续通讯联系;可显示海湾地区的舰船、部队等目标,让战场指挥官通过电子邮件和可视电话迅速下达命令;可沟通25个国家,使有关地区的海陆空作战力量与位于驻美本土的美军中央司令部保持通信联系。在伊拉克战场上,美陆军已装备了“21世纪旅及旅以下战场指挥系统”。该系统是基于战术互联网的新型战场指挥通信系统,可将GPS数据、美军空中侦察机和地面部队以及美中央情报局等机构的信息进行融合,实时向参战部队提供准确可靠的战场信息。该系统能向战场中处于任何位置的友军提供语音和电子邮件数据,并随时更新,还可帮助参战部队识别敌军及友军,尽可能地防止友军间的误伤,提高打击敌军的效率。地面作战人员可以不携带指南针、地图和电台,在该系统终端的帮助下与己方部队保持联系并深入战区打击敌人。2.空天力量优势与过去的几场局部战争相似,这次战争中天基信息系统在美国形成信息优势的过程中发挥骨干作用。3颗“锁眼”光学侦察卫星和2 ~ 3颗“长曲棍球”雷达成像侦察卫星每天从伊拉克上空经过12次,平均每2 ~ 3小时就有1颗过境,严密监视伊军的行动。“军事星”、“国防卫星通信系统”以及其他数据中继卫星等组成的天基信息传输系统的能力比海湾战争时有数量级的提高。由24颗卫星组成的“全球定位系统”不仅为各个作战单元提供导航定位信息,并使几乎所有的精确制导武器具备全天候的打击能力。目前,33500名美军工作在美国本土和海外的36个站点上,他们负责控制卫星和处理卫星侦察到的信息,并且每天要完成一份或多份“空间任务命令”协同文件,指导美军未来72小时的空中和地面作战任务。近十年来,美军不仅重视提高卫星本身的性能,还通过“地-空-星”链路等手段,加强天基信息系统与其他信息系统的集成。例如,地面系统经过改进后,“国防支援计划”卫星可把处理过的导弹预警信息实时传送给战区指挥官。3.精确打击优势到目前为止,美英联军在对伊空袭中所使用的几乎都是精确制导武器,这次战争中使用了8000多枚精确制导炸弹和800枚“战斧”巡航导弹。精确制导武器的比例与前几次局部战争相比有极大提高:1991年海湾战争空袭中的精确制导武器不足10%,科索沃战争中为30-40%,阿富汗战争中达到60-70%,。而此次伊拉克战争中,空袭中精确制导弹药的使用率据报道达到90%以上。例如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对付一个目标需要出动16~18架飞机,而这次战争仅用一架飞机就能对目标进行有效攻击。海湾战争时,一艘搭载72架作战飞机的航母在3天内,每天可以打击62个目标点,而在此次战争中,经改进的精确制导武器和飞机同样在3天时间里,1艘航母打击的目标数增加了4倍。现代精确制导武器使海军航空兵从“一次打击一个目标”发展到“一个目标一次打击”的作战模式,使突击能力剧增。与海湾战争相比,当时打击1个目标出动10架次的飞机,而在阿富汗战争中,1架飞机一般被分配给2个目标,搭载2枚制导武器,一次执行2个目标的攻击任务。与前几次战争相比,这次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对打击精度和效率提出更高的要求,精确制导武器成为战争中的主要毁伤手段。4.战场空间优势海湾战争以来的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表明:空中力量已经成为现代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制空权在现代战争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没有制空权就没有现代战争的主动权。从伊拉克战争头几天的形势来看,拥有制空权00的美英联军完全占据了战场主动权。美军空袭0飞机仅遇到地面防空火力的抵抗,损失不大;开战第二天,美英联军的地面部队就长驱直入伊拉克纵深地带,这主要归功于美国拥有绝对的制空权。而伊拉克军队拥有的战斗机没有升空作战,完全丧失了制空权。在这种情况下,再精锐的地面部队也难以掌握主动,只能被动应战,很难取得战争胜利。(航天信息中心 刘晓川)

US Air Force Maintains and Develops Space Capability陈新能太空是军事上的最后一个制高点,"谁能控制太空,谁就能控制地球"是美国历届政府的基本国策之一。为贯彻美国政府的太空政策,维持美国在太空的经济利益,确保在空间的绝对优势,美空军正在大力发展太空战武器和航天控制能力在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国太空战武器装备的主力军--卫星在战争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已经与空中、地面和海上作战体系融为一体,成为网络中心战的中心环节。美军作战越来越离不开航天设施的支持,正如美空军航天司令部声称的,美军在21世纪依赖航天能力的支持就等于在19世纪和20世纪依赖电能和石油一样重要。美国太空作战理论20世纪80年代,美空军已着手研究太空作战理论。早在1982年10月正式发表的第一部太空作战条令中(即AFM-6《军事航天理论》),美空军就已经从理论上阐述了太空力量的职责、任务和太空作战的主要行动等。1990年美空军完成制定了AFM-25《太空作战》条令,进一步明确了太空作战的特点以及美国可能承担的作战任务和作战行动的模式等。海湾战争后,美空军的太空作战理论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在1992年版的AFM-1条令中,美空军首次把"制空制天"作为首要作战任务,将夺取制天权与夺取制空权放在同等重要位置。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随着世界各国卫星技术的不断发展,美空军的航天作战理论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在其提出的"全球参与"战略构想中,将空间优势与空中优势、信息优势、全球打击和精确打击等能力并列,作为其21世纪的六大核心能力之一,强调要充分利用各种航天手段,全面阻止所有来自太空的威胁。进入21世纪后,根据局部战争经验,尤其是在伊拉克战争中,伊军使用GPS干扰器干扰美导航定位卫星,这一事件引起美军高度的重视,美空军高层领导在多种场合强调,太空战已经开始,美国必须做好准备。实时情报、侦察和监视系统太空侦察系统监视的覆盖面大,能对整个地球进行昼夜不停的连续侦察,而且又不存在侵犯领空的问题,成为美国推行全球战略的独特优势。同时,美国卫星侦察技术越来越先进,使用了"锁眼"-11、"锁眼"-12和"长曲棍球"等第五、六代侦察卫星,基本解决了全天候侦察、识别伪装、高分辨率和实时传送等问题,与U-2、RC-135、EC-130、E-8、"全球鹰" 无人机和"捕食者" 无人机等空中平台融为一体,可对战场情况进行不间断的连续侦察,为作战飞机的空中打击提供实时准确的目标信息。卫星通信通信保障是美军卫星系统的一个重要功能。美军在空间部署了13颗军用通信卫星并租用一些民用通信卫星,其中包括"军事星"、国防卫星通信系统、舰队通信卫星(FLTSATCOM)和改进型特高频卫星等。在阿富汗战争中,美中央战区司令弗兰克斯将军就是依靠这套卫星通信系统,实现了在美本土对战争实施遥控指挥。在伊拉克战争中,卫星通信带宽增加到783兆比特/秒,每分钟传输30万字,比海湾战争多30倍,为战区部队与五角大楼和白宫建立了直接联系。"全球鹰"和"捕食者"无人机的操纵人员在美本土遥控这些飞机遂行侦察和攻击任务,成为历史上的首次"遥控战争"。 B-2A和B-52轰炸机进行远程奔袭作战时,依靠卫星通信数据链,经常在飞行途中改变轰炸目标,甚至飞机起飞时,飞行员还不知道所攻击的目标,而是在飞行中,由华盛顿最高指挥机关通过卫星数据链向飞行员下达攻击任务。通信卫星已成为网络中心战的中心纽带,美军要打赢信息化战争,就离不开通信卫星的支持。美军正在发展由6颗卫星组成的"宽带填缝" 卫星通信系统。该系统采用X和Ka频段,数据传输速率达到2.4~3.6吉比特/秒,频带宽度相当于16颗"国防通信卫星"。卫星精确导航与制导远程奔袭作战是美空军战争运用的一个重要形式。9·11事件后,美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是恐怖袭击和地区冲突。但恐怖袭击和地区冲突都具有突发性大的特点,尤其是恐怖活动的目标,时隐时现,军事力量只有具有很强的全球快速反应能力,才能有效打击这类目标。而美空军远程战略轰炸机可从美本土或盟国的基地出击,进行远程奔袭作战,在24小时内可对全球任何一个目标进行攻击,是应付这类威胁的有效手段。轰炸机的远程奔袭作战需要导航卫星正确引导,才能充分发挥作用。目前,美军在空间部署了由28颗BlockⅡA和BlockⅡR"导航星"组成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其定位精度达到十余米,可为重型轰炸机远程奔袭作战,特别是在无明显导航参照标志的海洋、沙漠地带的上空提供精确导航。正在发展性能更为优越的GPSⅢ型导航卫星。该型卫星的信号比其他卫星提高了20分贝,使用专门的M军码,并加装"全球定位系统空间时间干扰接收机",抗干扰能力将大为提高,同时,定位误差达到1米之内。伊拉克战争中,卫星制导的精确制导武器占据了主导地位。在科索沃战争中,只有B-2A轰炸机一种飞机能使用卫星制导的GBU-31联合直接攻击弹药,而在伊拉克战争中,已扩大到B-1B、F-15、F-16和F/A-18E/F等型飞机。预警防止导弹袭击已成为美军的一项重要作战任务。卫星可以提供预警信息,由美"国防支援计划"卫星承担,目前在空间部署了3颗卫星。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部署以来,该型卫星已 发展了三代。第三代系统红外探测器的分辨能力、扫描速度和探测灵敏度比前两代都有很大地提高,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该型卫星发挥了关键作用。目前,美空军正在发展天基雷达,可以对地面动目标进行连续监视。而在导弹预警卫星方面,正在发展天基红外系统,由高轨卫星(4颗同步轨道和2颗大椭圆轨道卫星)和24颗低轨卫星组成。该系统高轨卫星的扫描速度和灵敏度比现役的"国防支援计划"卫星高10倍,在导弹刚一发射就能探测到其火箭发动机喷焰;低轨卫星可实施导弹发射的全弹道跟踪。抵御反卫星武器攻击为继续维持在空间这一领域的非对称优势,美空军正在采取有力措施保护这些卫星免受攻击。卫星的防护措施分卫星本身防护和地面站防护两大类。目前,美空军对有些重要卫星已经采取了防护措施,如"军事星"通信卫星已进行了加固,具备抗电磁脉冲和其他反卫星武器攻击的能力。对于新发射的卫星,美空军将根据其重要性和受攻击的脆弱性,对其或是采取加固装甲,或是采取一些自卫措施。又如空间雷达,这是一组非常重要的侦察监视卫星,目前,美空军正在研究对其将采取的防护措施。具体方案有两种:一是提高部署高度,将该卫星部署在地球中轨道,可在大部分国家运载火箭或导弹的射程之外,安全性较好,但缺陷是雷达分别率较低,为弥补这一缺陷,雷达的功率就需增大,天线的尺寸也需增大,这在技术上有一定的难度;二是卫星还是部署在地球低轨道,但可多部署一些具有抗干扰能力的卫星,即便有些卫星受到攻击,整个系统还能正常工作。目前,美空军倾向于第二方案。地面站是卫星和指挥员之间的纽带,也是敌人攻击的重点。美空军已对地面站的防护进行了充分调查,清楚了薄弱环节所在,并已采取了相应措施。太空侦察、预警系统美空军当前主要依靠由望远镜和雷达等地基传感器组成的侦察监视网络,以侦察监视空间物体,但这套系统存在许多缺陷。望远镜虽能在地球低轨道提供较好的分辨率,但对同步轨道上(高度为38000千米)的物体就不管用了,而且还受天气影响。地面雷达主要是指被称作为"海军围墙"的大型雷达,它能在同步带上发现3米大小的物体,但不能提供目视数据。另外,这套系统缺乏连续跟踪的能力,一旦空间物体看不见了,就丢失了物体运行的轨迹。为提高太空侦察预警能力,美空军将大力发展太空侦察预警系统,已制定了三步发展计划。第一步,发展天基空间监视系统,它是一种太空望远镜,使用光电传感器,部署在地球低轨道,能发现同步带上的物体,而且不受天气影响。这套系统将有4~8颗卫星组成,美空军在2004年底与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签订了2.35亿美元的合同,供发展、发射和使用这套卫星系统,计划在2007年,发射第一组卫星,形成初步监视能力。2012~2013年间完成发射4~8颗卫星,最终形成完整的侦察预警能力。第二步,发展深轨道空间成像仪。它也是太空望远镜的一种,但可在太空中机动,对感兴趣的物体进行拍照,可对空间物体进行更详细的观察。目前美空军正在对这一系统进行论证,如需包括多少卫星和使用何种传感器等问题。第三步,发展快速鉴别、探测和报告系统。美空军要求,新型卫星必须是智能化的,一旦美国或盟国的卫星受到攻击,其应能判明攻击是由自然现象造成的、还是受到人为武器攻击造成的,而该系统具备这一功能。但这套新系统不是另外发射的新卫星,而是一个专门的设施,安装在现有的或将要发射的卫星上,成为这些卫星的一个组成部分。美空军计划在2007年具备这一能力。攻击敌人卫星系统积极进攻是夺取制天权的最有效手段。根据2003年公布的"航天司令部2006年后的发展计划",美空军将发展四种卫星进攻性手段:一是敌方通信型卫星攻击系统。第一套攻击系统已于2004年初装备第76航天控制中队,并于2005年部署另外2套,然后再进行下一代系统的研制。二是敌方侦察监视卫星攻击系统。该系统目前正处于系统论证阶段,计划于2009年形成初步作战能力。三是导航系统攻击系统。根据美空军的发展计划,这套系统将于2017年部署使用。四是发展护航型攻击卫星。美国空军将在一些重要卫星附近部署一些护航卫星,一旦发现敌方空间武器攻击美国的卫星,这些护航卫星由地面操纵,或是主动撞击敌方的空间武器,与其同归于尽,或发射破坏性的火箭或激光,摧毁敌方空间武器。美空军称,为遵守联合国的"外层空间条约",以上前三种攻击系统还是属于防御性质的,其攻击行动不是彻底毁坏敌人的卫星系统,而是暂时使其失去工作能力,一定时间之后,该卫星系统又可自动恢复工作。另据最新报道,美国政府目前可能正在从事一项秘密的武装卫星研究计划,最直接的目的是对敌国卫星实施干扰。早在1990年11月,美国就已成功发射了一枚高度机密的"徘徊者"实验卫星。"徘徊者"曾经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秘密接近苏联和其他国家的通信卫星,它可以搜集远地轨道卫星的各种数据,包括卫星的尺寸、雷达信号以及传输数据的频率和数量等。另外,"徘徊者"可以飞到距离敌国卫星不到30厘米的地方,截取对方卫星与地面的通信信号,并可在需要时击毁敌方卫星。实际上,攻击在轨卫星一直是美军空间武器发展的重点,美军在这方面已经做过一些试验。早在1985年9月,美国空军首次利用反卫星导弹击毁了一颗在距地面500多千米高的轨道上运行的军用试验卫星;1997年10月17日,美军利用陆基红外高能化学激光器将一颗在距地面415千米轨道上运行的即将报废的卫星击毁。